当前位置:主页 > M汇生活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上传时间:2020-07-15点击:807次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一座曾经衰败过的城市,一片整洁的街区,一座崭新的球馆,一个完美的夜晚——经历过这些之后,再回过头去说这地方感觉有些死气沉沉,似乎是有些怪异。

但那确实就是底特律最近正在经历的令人烦恼的情况,在九月份大张旗鼓地宣传了一番小凯撒球馆的正式启用后,后面每晚来看比赛的球迷们却不是那幺的「大张旗鼓」。

虽然活塞队的第一场主场比赛卖出去了20491张票,对外宣称接近售完,但不少人却选择花钱请空气看球。在联盟週二释出的主场上座率排名中,活塞队排在第21位,前五场比赛平均每场16576人到场观赛。

当地的新闻社和体育网站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一点。「看看小凯撒球馆里稀稀拉拉的人群,你觉得是谁的问题?活塞队,还是他们的球迷们?」Scott DeCamp在MLive新闻网站上问道。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在PistonPowered,一个球迷网站上,Duncan Smith说:「对大部分人来说,他们更喜欢宅在家里看比赛。」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不过必须要承认的事情是,活塞已经不是联盟中最吸引人的球队了。

「那可是活塞啊,老兄,他们就没赢过。」Daniel Bronston说。这位29岁的厨师上个月在现场观看了对上灰狼队的比赛(当然,他有些夸张了。这支球队现在八胜三负,那一晚又以122比101轻鬆地击溃了灰狼,但要说活塞队近年来的表现「不尽人意」也没毛病)。

还有球馆本身的问题。Stan-Van Gundy,活塞队总教练,认为小凯撒球馆周边的街区中有太多吸引人的东西了,不少人会在比赛途中溜出去玩,然后一去不返。

「周围有很多不错的餐馆,大家都跑出去吃东西了。」他最近曾说,「在第三节前半段,观众席上根本没有一个人。」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在过去的近30年中,活塞队的主场一直是奥本山宫。它坐落在底特律郊区,见证了坏孩子军团在1989和1990年的辉煌,以及五虎在2004年的草根传奇。

那些到场观看了对上灰狼比赛的郊区的球迷觉得,他们不仅仅要适应新的球馆——对那些已经习惯去往奥本山宫的人来说,是件十分痛苦的事——还要适应那些新的观众。

「十年前,没人愿意住在市中心,但现在是每个人都想住市中心了,特别是那些年轻球员和『嬉皮士』们。」Dustin Kosnik,这位在汽车厂工作的工程师说,「嬉皮士们喜欢在任何事情变得时髦前就抢先做完它。」

而对于活塞队的管理层来说,这个新球馆却是妙不可言。由奥林匹亚公司建造,作为Ilitch家族商业帝国的一部分,这座球馆造价8.629亿美元,其中3.24亿美元是众筹得来的。它用一大批零售店、高档餐厅和崭新的住宅区给这片曾经被人忽视的街区带来了全新的面貌。

这座球馆最初是为了底特律的冰球队,底特律红翼而建造的,他们之前的主场是在城镇另一端的乔路易斯球馆(Ilitch家族不仅拥有红翼队,还掌管着小凯撒披萨连锁,这也是为什幺新球馆叫做这幺个怪异的名字)。球迷们抱怨着这个令人难堪的名字,以及屋顶上巨大且愚蠢的小凯撒标誌——一个穿着古罗马长袍的男人像拿着长枪一样挥舞着一块披萨。

「不得不说,我感到很尴尬。」一名红翼队的球迷,Brent Latam在推特上这样写道。满腹怨念的球迷们给了这座球馆无数的别名,「微波炉」,「披萨厅」,「冻披萨」以及「伏地魔球馆」(「因为我绝不会用它的真名」)。

但是,既然克里夫兰的球迷们能习惯每晚在速贷中心看比赛,那底特律的球迷们应该也会接受以披萨品牌命名的球馆,儘管它在最开始调动气氛的标语上就输了。「欢迎来到小凯撒球馆,这是世界上最新、最刺激的球馆!」当人们进场观看比赛时,球馆一侧的扬声器嘶吼着这些毫无营养的话。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Charlie Metzger,活塞队的首席税务与市场官员,认为整支球队目前对这一切都很高兴。在去年卖出的季票中,超过80%的人们都回来了,还多了3000多人。

「这是必不可少的调整期。」他说,「但我们收到的所有反馈都是正面的。除了是一座新的球馆,它还是整座城市的改变的一部分,这才是最令人激动的。」

当然,当篮球迷们看到球馆内外一片冰球的气氛时,还是会感到不适,不论是陡峭的座位排列还是广场上铺着的一大片红翼队的纪念物。球馆里满是冰球运动员的雕像,比如Gordie Howe和Ted Lindsay,而像Isaiah Thomas和Joe Dumars这样的活塞名将却仅有挂在天花板上的照片。

而队中球员也有相同的感觉。小凯撒球馆看上去「更像个冰球馆」,活塞队的明星中锋,Andre Drummond,九月份在推特中写道。

他告诉记者:「我上个月去过那里,我觉得那里和冰球有关的东西太多了。我是说….我理解我们和他们共用一个球馆,但这也……」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Metzger认为,纪念物的展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和红翼队正进行着密切的合作,确保两支球队都能充分地展示自己的历史。」他说。

活塞队的控球后卫Reggie Jackson认为,在冰层上打球让他兴奋不起来。不仅是小凯撒球馆,许多共用球馆也都是类似的状况。

「我觉得人们不知道,当地板下藏着一大片冰的时候,我会感觉有点冷。」Jackson上个月的时候说,「当你在热身、训练的时候,你呼吸的是冰冷的空气,它们冲进你的胸膛,让你的身体热不起来。」

而在对上灰狼的比赛中,人们之前粗犷的嘶吼变成了理智的加油声。整座球馆使出浑身解数调动球迷们的热情,想重新找回奥本山宫的气氛。音乐响彻人群,大萤幕不停放着「WE FEEL YOUR EXCITEMENT」。儘管活塞队那晚统治了比赛,但似乎观众们最兴奋的时刻是工作人员随机分发抽奖券时。

但事实上,很难说小凯撒球馆的坏话,它与这座城市是如此的般配。

是谁的问题?活塞的新家,一个空空蕩蕩、满是冰球手雕像的地方

「在这之前,这里是一片『无人区』,到处都是荒地和被遗弃的建筑。」Craig Hepworth说道,在他为了更多的阳光而搬去佛罗里达后,第一次回到底特律,「比起看完比赛就开车回家,在赛后还能一直待在市中心有事做的感觉简直太棒了。」

「如果底特律能变得更好,」他说,「我们肯定会搬回来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